所在位置: 首頁>警示鐘>廉政觀察

扶貧項目竟成書記“提款機”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8-13    字號:

  “向中全被判刑了!”聽到這個消息,四川省廣安市前鋒區廣興鎮的群眾拍手稱快。前鋒區法院日前判處廣興鎮原黨委書記向中全有期徒刑4年6個月。至此,該區紀委監委留置“第一案”正式結案。

  現金領款單 牽出留置“第一案”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廣安市前鋒區紀委持續圍繞扶貧對象的甄別、扶貧項目的實施、扶貧資金的監管等方面實施精準監督,不斷加強對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的查處力度。2017年8月22日至9月22日,前鋒區委第三巡察組對廣興鎮黨委脫貧攻堅工作開展了專項巡察。

  “鎮黨委脫貧攻堅領導作用弱化、執行脫貧攻堅決策走樣、‘兩個責任’落實不到位、貧困戶錯評漏評錯退、扶貧資金管理混亂、到戶資金‘大水漫灌’、違規實施工程項目……”進駐短短3天的時間里,巡察組就收集到5大類9小類共18條問題線索。

  在巡察組“廣撒網”的同時,兩張“孿生”的扶貧資金領款單又將這些線索的矛頭指向了廣興鎮黨委書記向中全。

  在對鎮財政所記賬憑證和現金撥付情況盤點過程中,巡察組發現2014年對該鎮永勝村撥付的扶貧項目資金中,有兩張內容同為“購買黃花菜苗補助資金”的領款單,一張為銀行轉賬,另外一張卻為現金撥付。

  “大額現金都是走銀行轉賬,為何中間還要現金撥付?其中是否有蹊蹺?”

  隨后的2天,經過巡察組的進一步摸排調查,一條關于時任鎮長向中全貪污3.3萬元扶貧專項資金的問題線索被移送到區紀委。

  而這只是問題的開始,2018年4月10日,清明節假期剛過,區紀委監委初核小組又在不接觸審查對象、不暴露審查目的、不干擾黨委政府正常工作的前提下,經過十天的時間,準確收集巡察辦移交的問題線索各類證據16條。

  不僅如此,初核小組還額外收集到一條關于向中全在廣興鎮任黨委書記期間收受商人王某30萬元好處費,涉嫌嚴重職務犯罪的問題線索,充分證實被調查人向中全違紀違法問題嚴重并已涉嫌職務犯罪。

  而此時向中全并未束手就擒。他動作頻頻:先是私下聯系王某的妻子,將王某所送30萬元好處費悄悄退還。再找到時任廣興鎮黨委書記賈某幫忙,企圖與其串供對抗組織審查。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縱使自認為貪腐手段高明,認為受賄索賄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最終都難逃黨紀國法的嚴懲。

  2018年4月19日,報經市紀委監委和區委批準,前鋒區紀委監委對向中全進行紀律審查、監察調查。同日,前鋒區監委對向中全采取留置措施。

  廣安市前鋒區監委掛牌成立后留置“第一案”正式啟動。

  任性用權 扶貧資金成“唐僧肉”

  2014年,廣興鎮準備在該鎮脫貧第一大村永勝村發展黃花菜產業。但因就近采購黃花菜苗的單價較高,時任廣興鎮鎮長向中全便通過網上查詢的方式,聯系到湖南省祁東縣黃花菜基地,通過詢價,向中全發現從外省引進的黃花菜苗不僅品種優良,而且單株價格只有臨近縣城價格的40%。

  “這中間的差價這么大,把外省提供的單價提高25%,仍然比臨近縣城的單價低一半,而自己掌管著扶貧資金簽字權,為什么不用呢?”手握多個款項撥付權的向中全,腦中頓時閃過這個念頭。

  貪念,逐漸讓向中全失去了對權力的敬畏之心,他處心積慮地想把扶貧資金這塊“唐僧肉”占為己有。

  接下來,向中全一邊單線聯系張某,以虛增單價0.015元的方式,將220萬株黃花菜苗虛開了3.3萬元的發票。另一邊,他找到永勝村黨支部書記游某,以“扶貧資金由鎮上統一撥付、村上只負責在領款單上簽字”為由,將領款單做成銀行轉賬和現金撥付兩張單子,并將現金撥付的款項直接揣進了自己的腰包。

  作風霸道 黨紀國法前耍威風

  “他做事太霸道了,大家都很怕他。”提起向中全,廣興鎮黨委其他班子成員對他的所作所為看在眼里、憋在心里。

  “這個事是男方辦的酒席,我只是順帶請客,不用匯報,你不要再說了!”2015年10月4日,向中全操辦女兒結婚事宜,廣興鎮時任紀委書記提醒他應按規定向區紀委申報、備案,他卻強詞奪理地回絕。

  而在婚宴過程中,向中全不但違反規定宴請鎮、村干部50余人,收受管理服務對象禮金1.15萬元,還私下收取承包商王某1000元、金利廣興商貿城開發商張某1萬元。

  向中全作風霸道、獨斷專行,他的“強勢”還體現在日常工作中,特別在工程建設項目發包、物資采購等重大事項的決策中,違反民主集中制原則,在相關議題提交鎮黨委會議研究決定之前,沒有經充分醞釀便提前定調并只在會上做簡單通報,根本沒有讓其他黨委班子成員發言的意思。

  “根據脫貧村退出脫貧規劃,這次寨坪村的‘五改三建’和文化大院修建工程我建議還是由王某俠來做,請鎮財政所提前銜接王某俠并預支工程款,大家應該沒有什么意見吧?”2016年6月中旬,向中全在鎮黨委會上討論脫貧攻堅重大工程項目時,一招“欲擒故縱”問得班子成員全部啞口無聲。

  后來,他在懺悔錄中寫道:“自己不講組織紀律,任黨委書記后,‘一言堂’較為嚴重。每遇重大事項沒有先上黨委會討論,而是會上通報了事,完全把黨委會開成了‘家庭會’,自己說了算。”

  雁過拔毛 經手項目都要“伸手”

  廣興鎮位于廣安市的北大門,是前鋒區經濟排名靠前的“明星”鄉鎮。2013年7月,向中全任廣興鎮鎮長后,又正值廣興鎮高速發展時期,隨著自身位置的變化,向中全逐步沉迷于權力的游戲中。

  “只是簡單的請吃和消費已不能滿足自己的需要了,加之自己已年過五十了,任職時間也不長了,自己的想法就偏激了,就想在這期間多撈點好處費,于是就利用職務之便大量收受錢財,來者不拒。”向中全在后來接受審查調查時說道。

  當時廣興鎮商業圈中就流傳著這樣一個說法:如果想在廣興當地搞個什么項目,必須得經向鎮長“簽字”同意。特別是扶貧項目中的資金撥付,只要他點頭,工程款項能先預支,后期的款項撥付更不成問題。更有甚者,招投標、詢價比選等重要環節都能直接繞過。

  當然,他的字并不是那么好簽的,必須要“進貢”才行。

  “當時我只接到一個25萬元的小工程,送禮就送了2萬元,你說這中間還有什么利潤?”在案件審查過程中,涉案的一名承包商向調查人員說道,“之前不送禮,在結算項目款的時候才難受,各種理由拖延你,后來我是在朋友那里才得知必須先送點感謝費,結果紅包一送,他立馬跟換了個人似的,跑前跑后‘熱情’多了。”

  到了2015年底,中央出臺了《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全國脫貧攻堅戰正式打響,從中央到地方均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面對各種“送上門”的扶貧項目和惠民資金,手握權力的向中全越發膨脹了,甚至將其視為予取予奪的“唐僧肉”。

  據統計,2015年至2018年間,向中全利用自己手中的“簽字權”大肆斂財,先后收受、索要4名老板財物63萬余元。其中,在脫貧攻堅工作中的寨坪村和永勝村公路加寬項目中,就收受業主送的34萬元現金。(記者 袁海濤 通訊員 林森)

CopyRight 2015 www.ohzozm.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C )中共邢臺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邢臺市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冀ICP備14004731號-2
腾讯分分彩2期全天计划 广东11选5* 股票配资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舒泰神股票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 广西麻将胡牌牌型大全集 华东六省15开奖结果 杭州麻将规则简介 5月27日短线股票推荐 35选7开奖结果 球探比分网手机比分 天津快乐10分 上海天天彩 微信海南麻将群 基金配资地址 极速11选5-官方版APP下载 捷报网篮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