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廉文苑>廉政史鑒

河東先生柳宗元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6-24    字號:

  黃河流經河套平原后,在河口折向南,至潼關折向東,浩蕩奔流至大海。黃河干流自北向南流的這一段,是陜西與山西兩省的分界線。山西運城、臨汾兩地,在黃河之東,故此地又稱“河東”,尤其唐代定都關中,與河東之地僅一河之隔,河東文化發達,名人輩出,柳宗元即是其中的佼佼者。

  柳宗元的故鄉在今山西永濟,此地唐屬河東,故柳宗元又被稱為柳河東、河東先生。他一生留下六百多篇詩文作品,乃“唐宋八大家”之一,可稱為一代文豪,但他不僅僅是文學家,也是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他的利民思想,在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回望,仍舊熠熠發光。

  命不受于天

  少年時代的柳宗元曾隨父親柳鎮輾轉于九江、長沙等地,對普通民眾的生活十分了解,在二十一歲進士及第踏入仕途后,他便開始熱情宣傳其“養民利民之術”。

  古代君王常以“受命于天”來表達自己具有的無上權威,柳宗元在《貞符》一文中指出,所謂“受命于天”是虛假的、荒謬的,人民才是決定朝代更替的決定性力量。他寫道:“受命不于天,于其人;休符不于祥,于其仁。”統治者不是受命于天,而是受命于民,民心、民意具有決定性的作用,祥瑞是不可靠的,只有施行仁政,才能使萬民歡欣。

  在柳宗元看來,統治者要讓百姓安居樂業,應當鼓勵百姓按照自己的優勢與興趣謀發展、求利益。在《晉問》一文中,柳宗元寫道:“所謂民利,民自利者是也。”民自利者,即順人之欲,隨人之性,而非讓不懂民情的官吏去瞎指揮,如此反而挫傷了百姓的積極性。在柳宗元一篇有名的寓言文章《種樹郭橐駝傳》中,他批判“好煩其令”的為官之道,臨民之官一會兒傳達上級要求百姓用力耕耘,一會兒督促百姓早日收獲,百姓為了接待他們連飯都吃不上,遑論顧及自己的營生呢?為此,柳宗元提出“順木之天以致其性”的觀點,提供一個良好的環境,給予適當的指導,激發民眾的積極性,不能用力過猛或全不用力,這種“民利觀”對于今天我們如何順應民意、避免官僚主義、形式主義,也有著一定的鑒戒意義。

  民不為吏役

  柳宗元二十一歲進士及第,三十一歲任監察御史里行。監察御史里行是個什么官呢?這個官品級不高,主要職掌百官違紀,和現在的紀檢監察干部的職責相當。后來,因參與永貞革新失敗,柳宗元被貶為永州司馬。在永州生活的十年間,他一腔抱負難以施展,孤獨萬千卻從未消沉,他更廣泛地接觸大眾,對普通民眾的艱辛生活有了更深的了解,也正是因此,成就了柳宗元創作上的高峰。

  寓言作品是柳宗元的創作特色。他的寓言作品,多談為政之道,風格獨樹一幟,讀來意蘊悠長。在《梓人傳》中,柳宗元描寫了一位高超的“梓人”即木匠,他左手拿尺,右手執杖,工匠們圍在他身邊,他發號施令,命令工種不同的工匠們在適當的崗位上工作,而對于不能勝任工作的,則予以斥退。這位木匠就是柳宗元心目中優秀的管理者,他的心中有全局又了解具體的細節,手中有規矩制定規則,又有管理下屬的威嚴。這樣的人可以“擇天下之士,使稱其職;居天下之人,使安其業”。

  對于即將到地方任官的官員,柳宗元往往在臨別贈序中對他們敬告忠言。在任監察官員時,柳宗元在《送寧國范明府詩序》中明確提出“夫為吏者,人役也”,反對官吏是役民者的觀念。后來柳宗元在永州時,在《送薛存義之任序》中同樣提出“凡吏于土者,若知其職乎?蓋民之役,非以役民而已也”。官員所受的俸祿,都是出自百姓的賦稅,不可“受其值,怠其事”,更不可“從而盜之”。

  柳宗元對有史以來的官民關系進行了一次重要的“顛倒”,認為民眾是官吏的依靠,官吏應該對民眾負責,想民眾之所想,急民眾之所急,同時民眾有權對那些“受若值,怠若事,又盜若貨器”、在其位不謀其政的官吏進行黜罰。在一千多年前,柳宗元能提出這樣的見解,實屬難能可貴。

  貧不以為憂

  唐憲宗元和十年(815年),柳宗元結束十年被貶永州的生涯,奉詔回京城長安,同年,又被貶為柳州刺史,四年后在柳州去世。

  縱觀柳宗元的人生軌跡,他始終關心民瘼、重視民生,從他的傳世著作中,我們也可以深切感受到他用自身的行動踐行著傳統廉政文化,自然也有時代局限性,但在此之外,也有足令今人深省之處,值得我們在為官做人、干事創業中予以借鑒。

  柳宗元體認到官員是為百姓服務的,官員的俸祿都來自百姓辛苦勞作而向國家繳納的賦役,因此官員豈有不廉潔的道理?

  柳宗元認為做官要懂得知恥。知恥責己,為的無非是“清白”二字,不給他人以詬病的口實,這是做官的底線和起點。在《雷塘禱雨文》中,柳宗元自述,自己任官“廉潔自持,忠信是仗”,意思是我以廉潔來要求自己,以忠信作為處事的原則。在《梓人傳》中,柳宗元強調“夫繩墨誠陳,規矩誠設,高者不可抑而下也,狹者不可張而廣也”,規矩一旦定了下來,就不得逾越,須嚴格遵守。柳宗元的一生堅守清貧,但他卻不為此憂愁,而是能安然處之。柳宗元去世后家中沒有積蓄,家人無力治喪,靈柩停放在他生前喜愛的羅池西北側,到了第二年,親朋好友幫忙籌集了喪葬費用,才將他的靈柩運回老家河東下葬。

  清白、清廉、清正、清貧,構成了柳宗元的廉潔觀。柳宗元在《故叔父殿中侍御史府君墓版文》中,提及“嗣家風之清白,紹遺訓于儒素”,可見這種清廉為官、清白傳家的風尚其來有自,又傳承有方。(杜貞貞 衛佳)

CopyRight 2015 www.ohzozm.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C )中共邢臺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邢臺市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冀ICP備14004731號-2
腾讯分分彩2期全天计划